今之国人非为房子而活,乃为自由而活
发布时间:2013-03-01 19:22:13  消息来源:  作者:

作者:童大焕

  在媒体和一些意见领袖关于高房价的高声渲染下,似乎今天中国的年轻人都是梦想被高房价扼杀,要么成为房奴、要么想成为房奴而不得的一群。但如果仔细分析社会上的各类人群,我们就会发现,并非所有年轻人都在抱怨高房价,至少占年轻人比例最高的那一群体———农民工群体,他们一直在默默无闻地埋头于自己的梦想,这个梦想可能非常简单,就是养家糊口,就是培养子女。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来关心房价,因为在他们打工的城市买房,对他们来说可能太奢侈。他们既不能指望政府给他们廉租房,多数人也不指望自己很快能够买上房。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打工以后攒下钱,然后回老家乡下盖房或者回老家县城买房。像南京的拾荒夫妻20年买两房一车的事情,既是极少数奇迹般的个案,也是中国的草根梦永远不灭的标志之一。说明所谓的好运气,总是眷顾顺势而为的人。

  今天的中国人绝大多数都已经拥有住房,或者在大城市,或者在中小城市,或者在乡村。住房问题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是因为它不能像汽车和其他财产一样自由流动,它和土地一样是不动产。人们希望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也能拥有独立产权的住房,所以人人都抱怨房价高。一些所谓的意见领袖为了成为大众追捧的言论领袖,不是致力于提供真正有价值的、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观点,而是处心积虑地提供越来越激进的意见———在广场效应中,越激进的意见往往总是越能获得喝彩。但其结果却往往是为少数群体赢得了呼声和名利,却输了所有人的事业。因为越激进越有广场效应,而理性却在这个时候退场了。

  政策为了迎合民意,在还没有搞清到底是哪里房价高哪里房价低、相对谁房价高相对谁房价低的时候,就一次又一次一刀切地进行房地产调控,哪里能够收到预期的好效果呢?这正是房地产调控十年无果的原因所在吧!至于所谓的保障房,在人口剧烈流动的背景下,人们不断地“抛弃”已有的住房,奔向一个个新的地方。那么,提供哪里的保障房才好、才算尽到了政府责任呢?这个问题也没有搞清楚,保障房不是水中捞月就是一些权势阶层火中取栗的“国民负福利”而已。

  况且所谓的房价高低,总是相对而言的。一些人在伦敦、迪拜买不起房,但北京上海的房价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是很低的;一些人在北京上海买不起房,但故乡二三线城市的房价对他们而言可能是很低的。房价高而仍然有市场,甚至不断传出人们排队买房的消息,只能说明有人承受得起这个高房价。而另一部分人承受不起,要么是他个人创造的价值还不够,要么是社会不够公平,不能给他创造的价值以足够的财富回报。唯独不是房地产市场的问题。

  今日之中国人,身体的居所在房子之内,灵魂的居所在海阔天空之外。房子,只不过是他们奋力追梦的一个必然副产品。

  穷思维富思维:穷思维往往只从一己之境遇出发思考问题,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社交群影响下,思维更是受到群体认同的“广场效应”限制(广场效应是一种群众心理,指在人群聚集的公开场合———包括网络和传统媒体制造的“舆论场”,人们往往会表现出与日常生活大相径庭甚至完全相反的言行,这种心理多数时候使群众的群体道德水平和智力水平比个人低下),无法跳出三界之外,以更为独立的姿态,站在更广阔的时代和社会历史背景下看问题。在对待房价问题上,穷思维往往就从自己个人和同群体之房价收入比以及专家们所忽悠的租售比、空置率等似是而非的简单对比出发,一口咬定房价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必属于过贵无疑,必经历下跌乃至崩盘等后果,于是往往寄希望于宏观调控,寄希望于房价下跌。结果往往是越等越涨。

  富思维在考虑任何局部问题时,则必先有总揽全局的大判断,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他们知道自己一时够不着的,未必就一定是不公平不合理,因此他们只要稍有条件和能力,往往就脚踏实地去买自己买得起的房子。上天最厚爱的总是这些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的人。

  同样面对高房价,以及面对其他同样的万事万物,富思维往往迂回包抄地寻找千百种原因,然后抽丝剥茧层层深入地分析其中的主要矛盾,找出关键原因;穷思维者则多偏执于一隅,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谬误的认识上越陷越深。

  自古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拥有富思维的人,往往心胸开阔目光远大,人生的格局和境界都很高远。心灵像天空和玫瑰一样开放,听得进自己不喜欢的或与自己预期不符的意见和建议;总是从多方面多角度思考问题;告别简单武断的线性思维,注重分析复杂关系,用非线性思维思考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出身贫寒则不坠青云之志,亦无怀才不遇之愤懑怨怼;出身显贵则亦怀天下之责,不浑浑噩噩挥霍人生,洞悉天下风云。

收藏本页】【关闭本页